當前位置:首頁 > 公司介紹 > 正文

(管一鶴是什么電視劇)

每個人

都具有創造的潛能

再小的手藝,也有自己的價值

讓世界看見你

無限可能

  

在變換的生命里,

歲月,

原來是最大的小偷。

偷走的是歲月,

留下的是情懷。

那被遺忘的時光再次回到人們的記憶中,

一次次打動人們的心。

  

  我生于1989年,八零后的尾巴,那一年因為一場運動,給整個時代都打上了沉重的烙印。小學時一幅畫,《劃著小船去北京》獲得北京奧組委的第一名,不覺間成了別人家的小孩,張愛玲說成名要趁早,我已然少年啦飛馳,時間荏苒轉眼間自己也為人母了。

  2011年從中國美院畢業,考研兩次因為可憐的英語分數,成為考試場上的loser。時間是讓人猝不及防的東西,好的壞的都沒關系,你得慢慢適應,并且抬起頭面對。人真正變強大,不是因為守護著自尊心,而是拋開自尊心的時候。

  在考試這條路上碰了一鼻子灰,灰頭土臉,郁郁寡歡,總想失之東隅,可以收之桑榆,總想東方不亮,西方亮,總想給年輕的虛榮心挽回一些什么。乖乖女那壓抑的膽小和束縛,如同潘多拉的魔盒打開,要的是驚天泣地,要的是出奇制勝,要的是急功近利,甚至旁門左道,其實只是想給自己找一塊遮羞布,人往往就是這樣在失敗面前已然搞不清自己當初的本心是什么。

  

  于是在人生的那段霧霾期,我成為了一名漆藝工作者??串斚略S多文章渲染的人物,或放棄優越的生活,或放棄大幾位數的工資,或是放棄優越感爆棚的管理者,或是海外歸來的優質人群,然后選擇歸隱,選擇回歸,相形見絀,我或多或少是被動的,無可奈何的一種選擇,畢竟生活總是要繼續的。

  

  當時逐物工作室兩個創始人,跟搞傳銷一樣到處游說有志之士加入。他們忽悠的套路大概就是,漆器是古代皇室用的,歷史悠久,是非物質文化遺產,這些后來我也會說了,因為他們可以如此執著反反復復把這些話說給那些丈二摸不著頭腦的客戶。于是我也像被洗腦一樣,被人問我干什么 ,我也一字不漏的背給別人聽?,F實情況則是需要經常加班,工作壓力強度大,賣著面粉操著賣白粉的心,工作室低調的不是奢華是簡陋,冬天空調都不開,搬磚不找工人喊我一小姑娘幫忙,還帶我兼職去畫壁畫補貼早期的入不敷出,不好意思跑題啦啦啦!

  但是有一點是打動我的,這門工藝在中國已經接近失傳,是非常稀缺的工藝,特別是暈金和蒔繪這種漆工藝技法已然是鳳毛麟角,只要你肯用心學,一定可以有所收獲。我覺得這個倒也是有道理,少年強則中國強,今日之責任,不在他人,而全在我少年,好一番豪言壯語。當然我沒想到他們所謂的用心學是真得用心學,因為沒有人交,你得自學,一入侯門深似海,從此蕭郎是路人。

  他們對于我最欣賞地方當然不是我的天賦,從小到大就沒有哪個老師認識認知認可到我的天賦異稟,也許我這張大餅臉確實沒有瓜子臉看著有靈性吧,他們看重的是我可以坐一天不挪地的畫一整天,這方面他們確實有資本家的眼光和天賦。

暈金<鶴>

  其實對于自學我也沒有意見,年輕人對于新事物本就有著強烈的探索欲望,但是二位老人每句話都是大實話,沒有一點水分,蒔繪和暈金工藝在國內確實很稀罕,稀罕到一窮二白。擺在我面前就是一張大白紙,不比新中國造原子彈容易,我內心的陰影面積也不比我那三十分英語考分少,真是一坑接著一坑,一坑還比一坑深。

  于是一頭霧水的我就開始了一頭霧水的人生新里程。我所有的開始就是那寥寥幾百字工藝介紹和一些圖片,一本《漆藝》,一本手抄本資料,然后就沒有了,真的什么都沒有了?,F在升級了,學會翻墻去國外網站找資料,總還算水往高處流了。

  

大漆托盤 蒔繪暈金工藝

  如果說努力也能是一種天賦,也算是一種優良基因,那我也還是有天賦的人。漆器的品控要求高,因而會有許多廢棄的殘次或半成品,于是這些淘汰品就成了我練筆,實驗的對象,這方面工作室給了我極大的大方,管飽管夠,于是短短一年多時間我過手了一百件各種器皿。

  許多人關心大漆過敏的問題,很幸運我就是那少數不過敏的優質人群,當然也跟我每次結束工作后都會及時清理干凈工作臺和自己也有關系,我一婀娜多姿的小女子要是過敏滿臉紅腫那不得天天跟大明星一樣帶著大口罩大墨鏡出門了。

蒔繪脫胎茶則

蒔繪香合

  

蒔繪臂擱

  

大漆香盒 蒔繪工藝

  暈金工藝,漆工藝技法之一,可稱為“鎪金”、“掃金”,日本叫消粉蒔繪,紋樣先按要求厚施彩漆,再于漆面將干之際用細金粉涂抹,以分陰陽脈理并具有金漆效果的裝飾技法。

  傳統的漆工藝已經具備了相對完善的髹飾體系,蛋殼鑲嵌,肌理研磨每一種技法均有各自的特點,但同時也有著自身的延展性,暈金工藝融入使其拓展空間更為寬闊。

  

  前面說到我可以畫一天不挪地,一方面是我定性還可以,慢性子,另一方面暈金工藝確實需要慢工出細貨,你需要時刻盯著漆面,一個不留神,勾勒好的漆面就會處理不好,容不得半點馬虎。

  

  

大漆托盤、文盤 手繪暈金

  操作時常常需要將紙剪出合宜的形,用以遮擋,防止不該粘上金粉的地方也粘上金粉,因此暈金工藝要十分細心,費時間,一件作品往往要分數次操作,才能完成。

  

  

大漆茶箱 漆盒茶盒

  

大漆文盤 蒔繪暈金工藝

  

朱紅色大漆茶托 蒔繪暈金工藝

  暈金同日本的蒔繪有很多相似的地方,簡單而言都是通過金粉和銀粉繪制的具象紋樣,但暈金又帶有很強烈傳統中國元素,注重的表現事物的虛實和明暗效果,分陰陽脈理,層次感強烈。

  

  不同于犀皮漆擅長抽象肌理的表現形式,暈金更專注于具象寫實方面,有著國畫工筆的特點,表現的藝術形象也更加生動逼真。

  蒔繪,漆工藝技法之一,通過金粉和銀粉加入漆液中,繪制具象紋樣,顯示出金銀色澤,極盡華貴,時以螺鈿、銀絲嵌出花鳥草蟲或吉祥圖案。以淡雅而優美的表現形式,不拘泥于自然景象的描寫,以比較自由的蒔繪形式來表現繪畫一般的效果。

--摘自百度詞條

  

  

蒔繪筆

  眾所周知蒔繪是日本漆器工藝的代表,那么蒔繪工藝跟我們有沒有關系,答案當然是肯定的。鄭師許《漆器考》:“唐代漆器中,有所謂‘末金鏤’者?!庇谄崦娌ソ鹦汲苫y,被認為是蒔繪工藝早期雛形。日本漆藝家松田權六在其著作《漆藝》中也認同這種說法。

  

  

粉桶

  日本蒔繪工藝在歷史的長河中,不斷融入中國的描金,鑲嵌,堆起等工藝,更有他們自身不斷的改善和創造,讓撒播成為一門獨特的藝術,形狀,大小,顏色,疏密各有不同,從而帶來了蒔繪美感的千變萬化。

  

  我想蒔繪更深層次的意義,還是在于它更多的賦予了歷史隆重的一抹色彩,它是伴隨著每個文化時間段而變化衍生出來的,它是一種技法的表像,更是一種文化的表現。

  對于小眾的文化,總會許多的不解,爭議和非議,多年前我會選擇沉默,現在我想說這是一份很有意義也還算有趣需要極端耐心的工作,有點耐心做東西總是不會錯的。工作室不管年輕人還是老師傅都很好,學會了自我調侃,學會了吐槽,學會了在失敗面前哼著小調一笑而過,忍無可忍時也會嘀咕出幾句臟話。

  

  生活對誰都是公平的,保持一顆平常心,踏踏實實對待生活的每一天,每一人,每件事。往日的悲與喜或許會隨著時光的流逝而漸漸變味,以往的悲傷也許已不再是那么痛徹心扉,昔日的喜也已經不足以欣喜若狂,傷感的不是過去的悲,也并非遠離的喜,而是歲月荏苒,昔日已逝。

 ?。ū疚膩碜裕菏炙囬T,版權歸原作者所有?。?/p>

  拾遺古今,格物鑒器!

  閑情雅趣|人文空間|古典家具|器物之美

相關文章:

發表評論

◎歡迎參與討論,請在這里發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觀點。

千乃安住中文字幕_极品白嫩少妇香蕉视频_久久国产精品久久_国产成人中文字幕视频